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香港科幻會 | 29th Feb 2012 | 科幻小說分享 | (32 Reads)
「香港科幻會」網站已完成緊急維修及全面開放。使用者如有任何問題歡迎與本會聯絡。維修期間對各使用者造成不便,謹此致歉。

香港科幻會 | 26th Feb 2012 | 科幻小說分享 | (91 Reads)

作者:陳楚楓

夜,越來越深沉,海鰻看著滿月在大海上的倒影,心亂如麻。

「怪不得曼隆中將對我充滿好奇。」海鰻動容了,開始懷疑域陀祭司錯估形勢,地球上也許尚有其他旦月瑪雅同胞。

事情太過複雜了,海鰻茫然問迦南:「你說了許多事、事情牽涉很多人,可是,所有人與事似乎跟我沒有直接關係。」

迦南覺得海鰻奇笨如牛,「二十一名住在旦月灣的同胞被屠殺,全都被斬去雙手,正是滅魔軍對付旦月瑪雅人的手法,我們一直活在極度的危險當中而不自知,不只我們兩個,還有海狼、海猿和海狸,他們三個人都失蹤了,只有天知道他們是否遭遇了旦月瑪雅同胞的災難。我們必須跟曼隆中將團結起來對抗滅魔軍的追殺以求保命,同時要想辦法打開魔道門逃返家鄉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香港科幻會 | 19th Feb 2012 | 科幻小說分享 | (26 Reads)

作者:陳楚楓

爺爺的古瑪雅文老師究竟是誰?迦南心裡有個目標。

迦南從銀行保險室將古瑪雅文獻取出來用紙箱裝好,然後趕往機場,直飛到墨西哥,在墨西哥城租用私人飛機去地處墨西哥與危地馬拉邊界的特諾西克。

Picture

抵達特諾西克已經接近黃昏,雲鷲在機場附近等候他,看到迦南風塵僕僕有點不好意思,讚道:「沒想到你比我還心急,很少年輕人像你那麼信守承諾。」

司機將二人送回家用晚膳。晚飯後,迦南將箱子打開,取出文獻,問道:「這些就是你借給爺爺的東西嗎?」

雲鷲一聲歡呼,拿出其中一塊以脫毛榕木樹皮製的紙,喜道:「就是這些,還保存得很好。」又好奇地問:「梅爾將文獻借去二十年,他究竟研究出甚麼來?」

「爺爺從沒向我提及瑪雅文獻的事,我正想你告訴我,文獻的內容是甚麼?你認識能讀懂它的人──我是說爺爺帶來的神秘人,我要找他問個明白,好讓我知道爺爺研究瑪雅文獻的目的。」

迦南的問題使雲鷲沉默,由於他擁有太多印弟安歷史文物,每一件都有它自己的故事,因此,年紀不小的他要絞盡腦汁,才從回憶的長河找到關於古瑪雅文獻的記憶。

 (閱讀全文)

香港科幻會 | 12th Feb 2012 | 會員通訊 | (24 Reads)

「香港科幻會」之網站因技術問題暫時不能登入,現正維修中,一有最新消息便會通知大家。不便之處,敬請原諒。


香港科幻會 | 12th Feb 2012 | 科幻小說分享 | (41 Reads)

作者:陳楚楓

是巧合?還是冥冥中有安排?

雲鷲和夏朗基不約而同提到梅爾費雪的日記,使迦南心癢難熬,他一夜未眠,第二天一早趕到銀行。

這是他第二次進入梅爾費雪的保管室。

梅爾費雪逝世十六年,他的繼承人──迦南的父親──兩年前亦去世,迦南還是剛剛完成繼承父親遺產的手續。三個多月前,當他從律師手上接過保管箱鑰匙,心裡頗感意外,因為父親和爺爺都未曾向迦南透露有貴重物品藏在銀行保險箱。家族傳下來的珍寶都放在邁亞美的別墅,那裡有一個比臥室還大的保險庫,根本要不著銀行的保險箱服務。

律師為費雪家族祖孫三代當法律顧問,從小認識迦南,見他望著鑰匙發呆,明白他的心意,笑道:「老費雪先生連邁亞米別墅的保險庫都信不過,銀行保管箱的東西一定比邁亞米別墅的珍藏更寶貴,你盡早去看看吧。」

迦南聽從律師的話,滿懷好奇去到銀行,他向職員說出保險箱號碼之後,職員將他領到一個金庫似的房間,這時他才知道,那不是抽屜一般的小型保管箱,而是一個近二十平方米的保管室,精準一點來說,是一間置於銀行嚴密保安之下的書房。

Picture踏入保管室,觸目所及是一排排頂著天花板那麼高的書架,整齊地擺放著梅爾費雪積存幾十年的航海日誌、尋寶紀錄和個人日記,還有好一些木箱子,內裡藏著一些用途不明的、殘舊得不屬於現代的東西。

迦南十分失望,他對爺爺的日記沒興趣,在保險室留逗了一陣子便離去,自此再沒有來。

這一天,迦南第二次踏入保險室,他點算一下數目,至少有一千二百多本日誌,對行外人來說,它們沉悶無比,但對海底探險的同道中人看來,卻是至寶,他要從新評估它們的價值,以及發掘被深深埋藏的秘密。

他隨手取出一本編號8504的日誌,內裡記載一九八五年首兩個月的收穫;再拿一另本編號5601的,大部份記敍迦南爸爸小時候的趣事,梅爾費雪不是大文豪,記載平鋪直述,儘管如此,迦南還是看得津津有味,因為主角是他的爸爸。

 (閱讀全文)

香港科幻會 | 5th Feb 2012 | 科幻小說分享 | (27 Reads)

作者:陳楚楓

迦南費雪出身富有,畢業之後一直沒有正式工作。秉承家族遺傳,他酷愛海洋,熱衷於潛水活動,他喜歡逍遙自在過日子裡,偶然開辦潛水班和撰寫有關潛水活動的文章消閒解悶,後來加入雜誌社《科技迷蹤》擔任自由撰稿記者,為該雜誌提供人類在海洋中進行各項古靈精怪活動的情報。

很多人都以為《科技謎蹤》是一本科學雜誌,當然,能登大雅之堂的科學最新資訊也是雜誌的報導重點,不過,若然是《科技謎蹤》的捧場客,便會知道那些只在傳聞中出現的,例如複製人技術、地下科學教派,靈界科學才是他們的主要探討題目,若然有些人因此以為它是另類娛樂雜誌,以嘩眾取寵的題材在文化界和科學界混飯吃,那就大錯特錯,《科技迷蹤》是讓正派科學家認識行內「旁門左道」的唯一途徑,《科技謎蹤》所報導的奇聞異事從來都信而有徵。

沒有人知道《科技謎蹤》的記者們如何能夠接觸那些科學界的「旁門左道」,因為「旁門左道」所做的,都是離經叛道的科學研究,曝光會帶來很多麻煩,然而,《科技謎蹤》的記者卻能取信於當事人,找到他們接受訪問。

約五個月前的一天,好友夏朗基打電話給迦南費雪相約見面:「迦南,我想跟你見面,談談有關美國海軍的海底殖民計劃。你在哪兒?我來會合你。」

迦南費雪不單是出色的潛水員,也具備相當豐富的海洋科技知識,雖然是自由撰稿人,卻在《科技迷蹤》的海洋科技資訊組擔任重要角色,美國海軍軍事科技發展是他其中一個探討項目。不過,迦南滿腹狐疑,身為私家偵探的夏朗基怎會忽然對美國海軍的軍事部署有興趣?

「我在紐約,你呢?」迦南說。

「好得很,」夏朗基歡呼一聲,「我在危地瑪拉,明天下午回家,我們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正門外等候好嗎?」夏朗基的家在紐約。

人生的際遇由無數巧合拼湊而成,迦南和夏朗基都沒計劃在當日參觀大都會藝術博物館,只因該博物館就近夏朗基的家,成為兩人相約的地點,要是兩人選擇在別處等候,又或是夏朗基準時應約,日後發生的故事便再不一樣。

第二天,迦南準時到達目的地,由於從危地馬拉飛紐約的航班延誤了兩小時,夏朗基遲遲未到,百無聊賴的迦南唯有到博物館參觀打發時間。

Picture

 (閱讀全文)